不服一审判决 “爸爸的选择”再喊话拼多多侵权
www.hk-dry-ice.com  2019-01-26 17:25:14  分分彩开奖结果

1月24日,记者获悉,由于不服山东德州中院的一审判决,爸爸的选择提出了上诉,目前法院已经受理。不仅如此,据有关人士透露,爸爸的选择年后或将另案起诉拼多多,与知识产权保护有关。 官方资料显示,爸爸...
   1月24日,记者获悉,由于不服山东德州中院的一审判决,“爸爸的选择”提出了上诉,目前法院已经受理。不仅如此,据有关人士透露,“爸爸的选择”年后或将另案起诉拼多多,“与知识产权保护有关。”
    
    官方资料显示,“爸爸的选择”于2015年初在北京创立,是一家集研发、生产和销售为一体的全产业链日化高科技企业,目前拥有北京、日本神户两个国际化研发中心和山东生产&科技成果转化基地,总员工近千人。旗下婴幼儿护理产品销售网络遍布全国,合作门店过万家。2017年,“爸爸的选择”登陆美国市场。
    
    而拼多多的公开介绍则是,作为新电商开创者,致力于将娱乐社交的元素融入电商运营中,通过“社交+电商”的模式,让更多的用户带着乐趣分享实惠,享受全新的共享式购物体验。北京青年报记者注意到,截止美国时间1月23日,拼多多上涨5.96%,报26.670美元,最新市值295.4亿美元。
    
    隔空喊话“拼多多”
    
    公开资料显示,“爸爸的选择”和拼多多的恩怨由来已久。
    
    时间退回到2017年4月底,“爸爸的选择”CEO王胜地公开发表了一篇名为《爸爸的选择王胜地“隔空”喊话拼多多:请不要恶意竞争,伤害中国民族品牌》的文章,称有大量未经公司授权销售的带有爸爸的选择logo的不明来源纸尿裤低价售卖,这直接导致很多经销商投诉拼多多扰乱“爸爸的选择”纸尿裤的市场价格。
    
    王胜地在文章中称,他立马联系拼多多,并和他们的工作人员多次电话、微信沟通,对方都没有明确回复。不仅如此,其还专门从北京飞到上海拼多多总部,经过重重关卡,终于见到了拼多多运营部负责人,可是当他和对方交涉能否下架此类产品,或者直接和“爸爸的选择”公司合作,预防市场恶性竞争时,被拒绝。
    
    “我并没有死心,我始终相信人性本善。于是我通过很多渠道,包括同学关系,熟人牵线,尝试和拼多多协商解决问题,并多次和拼多多公关部、法务部等相关负责人交涉,均不了了之。”半个月的交涉没有一点进展,让王胜地愤怒了,“每个人都在踢皮球”。
    
    就在同一天,王胜地称,“为了保护消费者的根本利益,同时停止对爸爸的选择品牌伤害,我们决定采用法律的手段提起诉讼”。
    
    起诉拼多多
    
    时间很快到了2018年6月29日,那一日,拼多多正式向美国SEC提交招股说明书,开始了自己的赴美上市之路。
    
    而“爸爸的选择”却在此时表示将赴美对拼多多发起诉讼。王胜地表示,针对拼多多涉嫌涉及的多项法律问题,该公司已委托律师事务所进行调查取证。
    
    2018年7月30日,因涉嫌不正当竞争,销售未经授权的商品,“爸爸的选择”将拼多多平台及相应的店铺卖家诉至德州中院。11月19日,该案在德州中院开庭审理。
    
    同年12月4日,德州中院经开庭审理作出一审判决。判决书显示,店铺卖家立即删除拼多多APP平台上的虚假宣传并停止对“爸爸的选择”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并赔偿“爸爸的选择”各项经济损失共计5万元;不过法院驳回了“爸爸的选择”其他诉讼请求,这意味着,法院认为拼多多在该案中不需要承担连带责任。
    
    判决书显示,“原告要求被告寻梦公司承担赔偿的责任的数额已经远远超过反不正当竞争法法定赔偿数额,但两原告未能完成举证责任。被告寻梦公司在收到原告沟通函后,至下架商品、断开链接期间,未给两原告造成扩大的损失,已经履行了网络服务提供者的相关义务,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法院判定,拼多多平台上一位历史上仅售出过一件价格为144.7元“爸爸的选择”正品纸尿裤的商家吴秋萍对“爸爸的选择”“构成不正当竞争”,赔偿后者五万元人民币。
    
    而整个案件受理费共计45200元,由原告爸爸的选择负担44729元,被告吴秋萍负担471元。
    
    二审不容乐观
    
    着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在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直言,“爸爸的选择”状告拼多多平台一审败诉,令人失望。“但是由于我国法律并没有规定电商平台对平台内上架的商品有审查的义务,因此平台也是售假的受害者,电商平台无需承担责任。”宋清辉说,面对此种现状,公司应该通过协商、谈判等手段消除影响,间接达到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行为。
    
    而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张新年律师则告诉北青报记者,“爸爸的选择”二审情况不容乐观,“根据一审判决,个人认为‘爸爸的选择’选择上诉维持原判的可能性较大,除非‘爸爸的选择’可以提供自己因拼多多平台未采取措施前的时间间隔内造成损失扩大部分的具体数额。”
    
    张新年称,今年实施的《电商法》中明确规定了若电商平台发现商家售假行为应依法采取有关措施并向主管部门报告。同时依据该法的规定,若平台未对商家售假行为作出及时处理则会由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处以相应罚款最高可达200万元。
    
    对于“爸爸的选择”将以“知识产权侵权”起诉拼多多,张新年直言“存在争议”,因为依据《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也就是业内所称的“避风港制度”,拼多多在本案中并不承担侵权责任。“若‘爸爸的选择’坚持认为拼多多侵犯其知识产权则需要提供拼多多使用其知识产权并对其造成损失的相关证据。”张新年说。
    
    在张新年看来,由于“避风港制度”的存在,很多电商平台即便存在售假事件也会因及时删除信息下架商品而免责。即便依据《电商法》的规定,平台需要对商家售假承担责任,但也是在平台明知商家售假却不采取措施的情况下,对平台的要求是“主观明知”。
    
    “在这一点上企业是很难进行举证的。因此若发现平台售假及时通知止损在寻找、固定相应证据挽回损失才能够更好的维权。”

上一篇:教育专家告诉你期末成绩单“正确的打开方式”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精彩推荐